那天,一個朋友談著自己的憂鬱症。他深深的陷入憂鬱中,沒有動力、沒有活力,什麼事情也不想做,每天只是莫名的哭著。
他特別受不了別人跟他說:目標。
一聽到要有目標,要制訂目標,他的心中就會一陣酸。
 
他幽幽地說,他不符合這個社會的標準,好吃懶做,沒有產值,他只是一個社會的寄生蟲。
 
他聽過很多心靈導師對他諄諄開導,彷彿只要他夠努力,一切就能迎刃而解。
看過很多通靈者,都說他業力深重,這是業報。
他沒有去看心理師,因為他自己就是心理本科生。
 
他問我:為什麼我要造這麼多的業?這些都是藍圖注定的嗎?注定我要造業嗎?
 
我進入到他的藍圖中,看見他曾是『天降部隊』中的一員,負責維護宇宙的和平與平衡。當宇宙中某些星球或星系危害到宇宙時,他們的責任就是要去懲罰、消滅這些星球或星系。
 
每一次,當他們接到行動目標時,每一個天降都很哀淒。
 
而這個天降的靈魂記憶中,深刻地記得當他走入某星球的某村落時,那個村落的居民非常的熱情且親切的歡迎著他,並和善的款待了他。
 
下一幕,黑色的傳染病覆蓋在他們的臉上,蔓延到整個星球中。
 
而這位天降站在星球的高山上俯瞰著這一切。
 
他的靈魂生生世世都記得,自己摧毀了這些人。
他的心,在星球毀滅時,也跟著撕裂了。
靈魂告訴自己,永生永世不能忘。
 
當他進入人間,幾經輪迴,卻怎麼也忘不掉這個場景。他只記得,這些人這麼的好,而自己卻傷害了他們,自己沒有資格活著,沒有資格幸福。每一次的任務都讓他反覆地承受撕裂與悲痛。
 
他忘記了這只是他的一個任務。
 
這一生,他太害怕目標了。
太害怕再造成傷害了!
 
靈魂的創傷與罪惡感深深地攫住他的生命,動彈不得。
 
那一天,上帝的恩典讓我們瞭解了天降的使命,與不得不然的為難。
 
這個星球的族人,犯著極為羞愧、難以啟齒的罪業。這個羞辱感,深深地埋在他們心中,成為他們無法抹去的恥辱,即便他們這麼想要當個好人,卻難為。
透過天降的責罰,洗去這個羞恥感、罪惡感,讓他們在來世投胎時,可以不再帶著恥辱造業,而能夠好好的學習他們下一世的課題。
 
靈魂藍圖說:這個經歷是為了讓他學會原諒自己,允許自己犯錯也仍然值得被愛。
學會原諒他人,
沒有不犯錯的人生,
沒有完美的世界,
但我們將在此生中,
找回內在的上帝之心,
慈悲、愛這個累累生生世世背負無數業力的苦難自己!
 
每個困頓、受業所苦之人,都有著自己的靈魂課題,與生命學習。在我們沒有能力看透事情的真相時,不要妄加批評、不要貼標籤,也不要用我們的成功經驗附加在他們身上。
 
#我們最後要拯救的那個人是自己
創作者介紹

音流能量活化工作室

覺行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