體驗分享:我愛你,雖然我曾經愧對你(from 小米)

 

上週四早晨,我頭痛欲裂。

這些年來重複再重複的發生,我已逐漸不以為意了。

也不過就是業障,再不過就是卡陰,不過「人鬼無因緣不卡陰」,說到底,還是因果債來的,自己也就默默地噴噴除障露、喝喝能量水,幫自己做點能量治療。

 

只是能量治療進行到一半,能量似有障礙,便不能再進行下去了。

我心中開始覺得不對勁。

誰擋了我的療癒呢?

我開始向我的老師求助,又撥了電話給sanlove請她幫我查查現在的障礙是怎麼回事。

Sanlove的助理緊急回電,要我躺下來,他要幫我遠距做治療。

我輕鬆地回問:「有這麼嚴重嗎?」

助理回說:「我看到兩個男人,其中一個打我一拳。」

喔!!我心中小小的愧咎。


遠距治療約30分鐘左右,我整顆頭感到比較輕鬆,人也可以開始走動工作了。雖然頭頂、智慧眼和後腦杓都還有些抽痛,但我已經很感恩了。

 

Sanlove傍晚時來電關心,我說:還痛,但可忍受。

我不免好奇想知道這兩位眾生與我的因緣。

Sanlove說:這兩位都是你過去世的情夫,你玩弄他們的感情,讓他們生不如死,他們很恨你,要與你玉石俱焚。(我:臉黑+羞愧 )你晚上做音流治療時,請上帝一起療癒他們。

聽完,我心中一涼。又是情債,這已經不是第一批了,我到底怎麼能這樣一直玩弄感情呢?

其實我不記得我過去如何玩弄他們,但是我認識自己,我相信我有浪子、豪放女的習氣在,因此若說我曾有行差踏錯辜負他人,我也相信。

此刻心中除了懺悔,還是懺悔。心中不斷地懇請上帝療癒他們的痛楚,請他們跟著上帝的光離開。


當晚,當音流治療的音樂響起,我的內在充滿的愧咎感。

對眾生的愧咎、對自己的自責,深深地啃蝕著我,心痛難當。 

這心痛是誰的呢?

 

是我的。回想今生情路坎坷,每段感情都投入至深,卻總是得不到對方的善待。一片癡心付水流,化作傷痕點點淚。


是眾生的。是他們至死都不能原諒的痛。

 

是我們的。在人間裡,多少失落、多少悲涼、多少淒楚,生生世世輪迴不休。

 

思及此苦,我痛哭不已。

 

這是我們的傷悲。

 

我對兩位情人的悔恨、愧咎與自責都不足以說明我的此刻的痛楚。

 

多麼深切的抱歉,我對他們曾經的傷害。多麼憎恨我自己輕挑的習氣,讓曾是相愛的情人最後仇恨自己。

 

他們對我的不肯原諒反映在我的頭痛上,我的頭頂彷彿被千斤頂壓著。

 

除了頭痛、心痛之外,我對這兩位眾生的感受已不全然是懺悔自責而已了。


我的心,捨不得他們在鬼道受苦。

 

我今生為人,所受的折磨、痛苦讓我不忍、也不願見到任何一位眾生苦。

更何況,這兩位曾與我有情的眾生。

 

往日情,我記不得了。

但此刻,我對他們的仍有情。

 

那已經不是男女情愛的情感,而是我作為一個有情眾生,面對另一個受苦眾生時,同體大悲之愛啊!

 

遙想百萬年前在佛土時,我們在愛裡一體不分彼此。殊料,一場人間行,卻換來了傷害與仇視。

 

我再次看著他們,我的朋友啊,若可以,我願意用盡一切功德,已換你們能重回天堂,不在鬼道裡受苦。

 

因為,我愛你們

 

我乞求上帝慈悲恩允,療癒我們這些無明凡夫的心,帶走我們的傷痛,讓我們可以感受到您的愛。

 

我與上帝的愛連線,感覺滿滿的愛融化了我心中的傷痛,讓它化做淚水流逝。

 

音流結束後,上帝送了一段短詩:


浮雲遊子啊,

世事如浮雲,歷來劫難最難消,一場遊歷今知曉。

由來苦恨最難了,冤冤相報何時了。

拂袖揮塵瀟灑去,不留人間些許情。


在這之後,我頭頂的疼痛也隨之消失了。

我深深的感恩著上帝,和這些與我結緣的眾生們。

謝謝你們教會我---我的錯、我的無明、還有我輕忽粗魯地對待每一個託付給我的心。

最後謝謝你們的愛,讓我能學會這寶貴的功課。


創作者介紹

音流能量活化工作室

覺行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